我跟他说:嫁一个年纪比自己小的男人已经很需要勇气了。还跟着你坐飞机,赶火车,搭渡轮,跑到一座小岛上去,只能带一件婚纱。然后,把自己交给一个没有跟班,没有灯光,没有化妆,没有服装,从来没拍过婚纱的人。如果不是疯了,就只有一个理由:她一定是太爱你了。
“这是我这辈子第一次花钱请人拍照片,我觉得我还是能接受自己不加修饰的样子,年轻十岁可能觉得要修,要P,现在不这么觉得了,我看看照片里的自己圆滚滚的,我还挺喜欢的。我只希望隽永,耐看,我觉得对我来说够了,但是无论怎样,在这种时刻,女人只会关心自己美不美,比如说,我全程领结基本都是歪的,她也从来没提醒过我。”
将近八点,此刻的暮涯,夕阳早已坠入海平面,刚才还大队人马,人满为患的景点,不知什么时候变得湛蓝空寂,也许是内心的指引,就剩下我们仨还坐在这里,目睹了这座岛上今天最美的一刻。他说这是自己最喜欢的一张。象两个疲惫的人,历尽了沧桑之后在一起细水长流的模样。 他说,那就是他所期望的,爱情的模样。

我给一对素不相识的恋人,拍了一组婚纱。 接下这个工作,我想我一定是疯了。而对于他们来说,付出的是更大的赌注和信任。当我反复的说,胶片拍摄很贵而且还有可能拍砸了。我不会拍婚纱,也不会离开家人跟你们去台湾拍。他说,好的,肉叔,我们来南宁找你。 


我跟他说:嫁一个年纪比自己小的男人已经很需要勇气了。还跟着你坐飞机,赶火车,搭渡轮,跑到一座小岛上去,只能带一件婚纱。然后,把自己交给一个没有跟班,没有灯光,没有化妆,没有服装,从来没拍过婚纱的人。如果不是疯了,就只有一个理由:她一定是太爱你了。    

   
“这是我这辈子第一次花钱请人拍照片,我觉得我还是能接受自己不加修饰的样子,年轻十岁可能觉得要修,要P,现在不这么觉得了,我看看照片里的自己圆滚滚的,我还挺喜欢的。我只希望隽永,耐看,我觉得对我来说够了,但是无论怎样,在这种时刻,女人只会关心自己美不美,比如说,我全程领结基本都是歪的,她也从来没提醒过我。”

  

将近八点,此刻的暮涯,夕阳早已坠入海平面,刚才还大队人马,人满为患的景点,不知什么时候变得湛蓝空寂,也许是内心的指引,就剩下我们仨还坐在这里,目睹了这座岛上今天最美的一刻。他说这是自己最喜欢的一张。象两个疲惫的人,历尽了沧桑之后在一起细水长流的模样。
他说,那就是他所期望的,爱情的模样。       


评论 ( 44 )
热度 ( 501 )

© 肉腾腾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