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微仰着头盯着对面的墙,脸淹没在黑暗里。儿子吃完了手里的梨,在肚子上随便擦了擦,继续拿起手机玩起来。荧幕象霹雳乱闪的坏天气,在他脸上映出明灭不定的光。床上的电扇终于重新转起来之后,男人低头收拾地上的零件和工具。她的衣摆随风微微颤动,她仍目不转睛盯着墙,仿佛那里有道跨不过去的银河。

评论 ( 2 )
热度 ( 189 )

© 肉腾腾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