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拍了大半卷,还是没抓到最美的那一刻。他嘴角那抹笑太浅太短难以捕捉。
大多数的时候,他就这样,沉醉又认真地一曲接着一曲跳下去。
他的屋子是村子尽头最后一间,他在走廊末端筑起一方水泥高台,四周种上花草,他是误入花丛的蝴蝶。再向前,是嶙峋的瘦田和涨水的池塘,空气里烧稻草的味道和早春微寒的烟波,是他跌落的凡间。
音乐声很大,在旷野中传得很远,偶尔驶过的拖拉机和路过的村民大概是习惯了,他们木然的望望他,又若无其事地走远。黄昏渐暗淡的天光下,他象团火焰。下一曲,他换个舞姿,或妖娆或热烈,唯有傲然无谓的神情不变。

评论 ( 8 )
热度 ( 228 )

© 肉腾腾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