瞧见周婆婆挪进亭子里的时候,张妈刚洗好一桶衣服正要往窗户外边晾,忽明忽暗的天色让她踌躇不决。
等她走下楼来坐定,凑近了大声问一句,“过早吃了吗?” 周婆婆像个委屈的孩子,一边摇头,眼泪一边扑簌扑簌往下掉。
巷口那边不知那间屋子里传来一个年轻女人的声音:"张妈你别理她!她痴呆了你又不是不知道。"
余下的时间里,她俩就这么坐着相对无言。那天早晨,不知什么时候躲进了乌云里的太阳再没有探出头来。

评论 ( 5 )
热度 ( 166 )

© 肉腾腾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