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直在长大的多多


2007年,多多才几个月大的时候,岳父病重,夫人的工作也起了变化,她抱着多多回家去了。他们俩离开我的那些日子里,我如行尸走肉般浑浑噩噩地活着。

最终我做了个决定,卖掉北京的房子,举家回到了南宁,我的出发地。那时的我,虽是痛下决心,原本安稳的生活一旦动荡起来,仍有很多无法释怀的东西堵在胸口,不知何处安放。回到家,百废待兴,日子变得缓慢冗长,不见方向。我也更加沉默,尤其是和父亲,常年无话。

我与父亲失和,始于童年。父亲的挫折教育贯彻得非常彻底,因顽皮挨揍是家常便饭。最深刻的印象,就是被举着棍棒的父亲追打。即便如此,每个男孩都仍期待与父亲玩耍,但他总是忙,偶尔想起我的学业和表现时,便以拳脚相加收场。我转而期待他永远出差在外,直到发现这个愿望无法实现,便抛家弃业,毅然决然地离家去了北京。这十多年间,我在北京干得蛮好,结了婚,买了房子,做了父亲。每周和家里通个电话,互报平安。时间和空间上的距离,隔绝了争吵,却也再无法填补我们心里的沟渠。这次回来,同一屋檐下,也仅仅是面面相觑。

多多一岁开始吃辅食,当我用勺子撬开他的小嘴,一点点往里头塞果泥和米糊的时候,沮丧之感挥之不去:这挤牙膏似的每一顿,要多久才能把怀里这个小家伙养大呢?

现在多多八岁半了。有时我会惊觉岁月飞逝,但生活的每一个点滴仍会历历在目——若不是这些照片,我恐怕已经忘了这当中许多细节带来的触动。从他一出生,我就开始给他拍照,很多父母都会这么做。在这个全民相机的时代,按快门是件再简单不过的事情。只是拍了这么久,我还是不太确定这意味着什么。这并不仅仅只是给他的一份记录。记录他的成长,也在记录我的成长。做儿子,做父亲,我们都是头一遭。看着一直在长大的多多,有时我会觉得,就像是坐上了时光穿梭机去拜访当年的自己。这个小男孩的泪与笑里,藏着一个也曾属于我的童年。

我非常乐意地陪他四处游荡,让日子过得闲散简单。我更改了人生计划,做了一个长期投资的规划,至少在最初的这几年,空出了自己,全心带着多多,在他开始探索这个世界的时候,在他最需要父母的这几年,尽可能多地陪着他。

多多牵着我的手跑过山岗,他尖叫,大笑,他的体温和情感藉此传来,那一刻我清楚地感觉到,孩子需要我,需要陪伴,更需要从我这里获得力量,那份力量能让他有一天离开我走出去,走得更高更远。总有一天,孩子会长大,会离开我们去寻找他的理想,我希望他是带着爱和自由出发的,我不知道这当中有没有弥补的意味,那些我渴望却不曾得到的,我希望能尽可能地给予。我不能在不断痛惜过往的同时,错失更多可能的未来。在孩子还需要仰望需要依靠和抚慰的时候,我不能让他不断被忽略被误解被拒绝。

我想,这些照片既是留念,也是自我的重新发现。它们就像生命中的碎片,最后能拼凑成怎样的画卷,现在还不得而知。我只需享受其中,甘苦自知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这些照片和文字集结出了本书。所以不得不出来给自己打个广告。

http://book.douban.com/subject/26337198/

淘宝

亚马逊


锁线裸背,听说纸也不错,所以价钱略贵。 今天天气这么好,大家去点个“想读”,再打开亚马逊买一本,这个周末就更完美了。 这么给自己打广告,真是有点不好意思。哎,豁出去了。








评论 ( 68 )
热度 ( 522 )
  1. 如梦随枫肉腾腾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laugh肉腾腾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肉腾腾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