算算搬来这里也有30年了。她和老头两个人住,儿子去外省当兵娶了当地老婆成了家,大概是不会再回来了。女儿在附近上班,偶尔回来睡个囫囵觉。最近跟老公吵得凶,回来得就更勤了。 走到三楼她会停下来喘一会,摁亮楼道里的灯。那个刹那里,她浮在墙上斑斑驳驳的印子前,像一幅Anne Magill的画。

评论 ( 11 )
热度 ( 226 )

© 肉腾腾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