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儿子吃白粉,指望不上。儿媳跑了,孩子没人带。” 她今年七十三,和老头一起抚养孙子,孙子13岁,不会干农活。“他也不想干,怕辛苦。”

7月末的黄昏,闷热潮湿。她一身旧式装束,发白的粗布长衫,脊背和腋下沁出一大滩汗渍。

“我们耕不动田了,这些稻子是别人地里割剩给我们的。老头推车下田去拉,我在这里等他。”时值夏收,开着拖拉机的师傅驮着打谷机穿梭在田间地头帮各家打谷子。打一麻袋谷子,要两块钱。“他们照顾我,硬塞也不收。”

暮色四合,炊烟袅袅。地里到处弥漫着烧稻草呛鼻的尘烟。驮着最后一跺稻子的老头正费力爬上田埂,她撒开腿跑过去帮忙推。那个瞬间,她脚步轻快一如当年。


评论 ( 293 )
热度 ( 5417 )
  1. CocaCohensilent 转载了此图片
  2. Steven Tangsilent 转载了此图片
  3. silent肉腾腾 转载了此图片

© 肉腾腾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