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买这条船的钱,相当于新楼一间厨房呢。反正不买,老婆也有别的事跟我吵。她不懂,我们从小就在这里洗澡,喝了几十年的邕江水,哪里离得开。”

一包烟抽完,鱼竿一动不动,哥俩有点无聊。水吃在船舷上,像是无数的小鱼正咂着嘴巴。

“马路再宽,能有这里宽吗?到了半夜也不得消停。这里多好,又凉快又安静。”

远处隐约的汽笛声,桥上潮水般的交通,岸上如碑林延绵的楼,一切都在烈日下融化,蕴成一片白茫茫的浩淼烟波。仿佛如梦般褪去,又像是正在滚滚而来。

评论 ( 4 )
热度 ( 206 )

© 肉腾腾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