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猜码赢到了西面的墙,工友嘟嘟囔囔刷南墙去了。重阳刚过,下午三点钟,还是热。

他慢腾腾地,铲掉铁条上的白灰,再细细刷上底漆。隔着窗,话里带着得意:你那边日头好吧?

开学两个月了,刚长起来的草又黄了,树苗也是病恹恹的。这幢还散发着新鲜油漆味的宿舍楼,密密麻麻晒满了棉被和衣服。


评论 ( 2 )
热度 ( 156 )

© 肉腾腾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