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想好了吃什么你就说啊。”

十块钱卷成条攥在手里,他犹豫着想递出去又收回来好几回了,孙子还是含笑盯着手机屏幕,被问急了就回一句:等会儿!

大锅里腾腾的蒸气混合着米粉和肉糜的香气,被初冬清晨的寒气拧成无数乱舞的小白蛇,直钻得人心痒难搔,口舌生津。唯有他俩似乎浑然不觉。他倒更像是孙子,只得静静等着老子发落。

“我约了人,走了。”话音未落,人似一阵烟消散在门外。他大概没听清这最后的一句,茫然四顾,像失了魂,又像是如释重负地叹了一口气。


评论 ( 28 )
热度 ( 442 )
  1. 及時行樂肉腾腾 转载了此图片

© 肉腾腾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