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月闷热的山野上,眼前这场雨来得毫无征兆。一抬头看见他的刹那,我着实吓了一跳。他有些不好意思,一手握着局促地抖了抖,塞回裤裆,“抱歉啊师傅,我刚做这个没什么经验,急了,下来一趟不容易。”
“你随意。这雷打得急,没事吧?”
“不碍事,还有三根杆子就完。”他像串上最后一只蚂蚱,顺着风的呜咽,一蹦一蹦滑远了。 

评论 ( 7 )
热度 ( 174 )

© 肉腾腾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