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才从里屋捧着半个西瓜跑出去的男孩,是她的第三个孙子。这个年纪早早就做了外婆在农村,算不上什么稀罕的事。

这棟二层的骑楼檐下音像店,和她从头到脚一身的姿整,在通街只有一个菜市一圈破瓦房的镇子上,显得卓尔不群。

孙子被对面榨粉店里几个小姑娘轰出来,站在烈日下搓搓眼,又跑进隔壁的巷子去了,她默默看着没有言语。

今天不是圩日,街上比往常显得更加败落空寥,连脚趾上停着的苍蝇都是懒洋洋的。对于我的疑问,她微微一笑:“网络也好,MP3也好,那都是年轻人的事啊,老头要看戏听歌,货车司机跑长途,还是爱来我这里买张碟。”


评论 ( 9 )
热度 ( 127 )

© 肉腾腾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