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天来,还是会有恍惚的错觉,尤其在层云叠嶂的闷夏。踮起脚就能望见矮墙之外一片片稻田和无尽山野,泥潭里洗澡的牛和舔水的狗。游累了我坐池边,看一位穿戴整齐的老妪用狗刨划过身边,姣好丰满的少妇在水中抚摸双腿密密麻麻的癣。那都是两个月前的事了。夏天无非就是场梦吧。

评论 ( 6 )
热度 ( 95 )
  1. 娄良肉腾腾 转载了此图片  到 LOOKBOOK

© 肉腾腾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