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妈呢,我饿了。噢——”说到一半他噗一声笑起来,带点羞涩。他揉揉眼,使劲用掌心来回搓着额头,渐渐露出惶然的神情来,目光越过我的肩膀怔怔望着爬满了山崖边的藤蔓,不再说话。

这是一条乡间盘山公路的下坡拐弯处,一辆接着一辆驮满木方或水泥的卡车擦身而过,被惊着的司机的咒骂声很快就淹没在轰鸣的引擎声和扬起的尘烟里。

他重新躺下去,左手叠着右手枕着头,又回到他那个悠长温暖的梦里去了。有某个时分,山岚拂过,树影斑驳。 

评论 ( 12 )
热度 ( 145 )

© 肉腾腾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