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手里攥只鸡,吹着口哨拐出菜市,脚下带风迎面而来。就要擦肩而过的时候,他冲着我打了声招呼。

我愣住的当儿,他已经和我旁边的某位聊了起来。他腾出一只手来拉着人家上家吃饭,我听见他说家里还有半瓶茅台,他要做最拿手的白切鸡。

一直在他手里扑棱的活物突然安静下来,盯着它,一泡屎喷上了他的白色衬衫。


评论 ( 34 )
热度 ( 142 )

© 肉腾腾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