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午五点准时醒来,坐在床头抽完一根烟,走到阳台收下早上晾出去的裤子,他唯一的那条裤子。

藏蓝色的同款外套有些大,他从镜子里反复检视已经梳得一丝不苟的头发,一边把袖口略绾几下,好让白衬衫恰好露出一截。反身锁好房门。

下楼时已是暮色四合,他的一天刚刚刚开始。



评论 ( 5 )
热度 ( 114 )

© 肉腾腾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