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点半,他钻进里屋,打算把昨晚吃剩的两碟菜热一热,就着半瓶郎酒,算作是新年的第一顿。

我问他店门开着不出去看着?他说哪有人,连贼都回家过年了。

八点钟,他出来坐下,眯着眼,静静地看着电视里重播的晚会,不知道是不是睡着了。


评论 ( 3 )
热度 ( 164 )

© 肉腾腾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