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次来,这个城市总会再透露一些我从未留意过的细节。如果我没来到这里,依然会按部就班地老去。而现在,我会记得墙上某一处如牡丹盛放的裂纹,知道巷口转角还有一间难吃的饮食店。它们潜入了我的某个梦里,那些细节,还有门上摇摇欲坠的春联,不断吹来的咸腥的海风。
过完年,丈夫要走了,儿子要走了。她们聊着聊着,怀揣了彼此的生活。当一位先离开,最后伫立在街角的那位,显得更仓皇了一些。(广西 钦州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

 

评论 ( 13 )
热度 ( 324 )
  1. 第九个托尼肉腾腾 转载了此图片

© 肉腾腾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