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里距离镇上还有三十公里。县道修到这里之后,马路两边仿佛一夜之间筑起了一排崭新的房子,在杂乱肆意的山野之间显得卓尔不群。我想借个厕所顺便加点水,下了车才发现所有的大门紧闭,鸡犬不闻,以至于我一时没发现坐在阴影里的她。对于我的询问,她不说话,侧头望了望里屋,又往墙根挪了挪,我这才注意到,只有她家没贴春联。

评论 ( 10 )
热度 ( 112 )

© 肉腾腾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