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到这里的时候,我的彩色胶卷用完了。所以墙根的那一树新绿,大概只能永远的存在于我那份不太可靠的记忆里。
可没有什么是永远的,人们给这里做了一个告别式,它积攒了那么多年的寂静和败落,打包成三天的喧嚣。当离别的话说尽,列车就应该开动了。

评论 ( 9 )
热度 ( 105 )

© 肉腾腾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