雨停了,圩也散了。乌云仍低低地团着,压着,随时能再拧出水来。才两三点,这里一天的光景就差不多结束了。
看着脚下一地的菜,他紧了紧弦,“这玩意,年轻的时候难得有空拿出来,现在,是越拉越长了。”
一曲《空山鸟鸣》不见人,却有新蝉和。

评论 ( 8 )
热度 ( 170 )
  1. 夜卧寒山肉腾腾 转载了此图片

© 肉腾腾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