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人并肩走着谈着,她突然越步振臂,唱起歌来。他不惊不怯,背着手跟着,嘴里轻轻地和。
我的生命里大概永远不会拥有这样的时刻,躲在别人的故事里哭过笑过,就好了。  

从十三中七楼教室墙上窗户望出去的风景。

旧的拆下卷好,塞在灯箱下面,再取出新的,贴好展平——换一个站台广告,二十六分钟——我告诉他这个的时候,他揉了揉膝盖笑笑,“我个儿不够高,得踮着脚,”去年摔断了右腿,他还是揽了三条公交线的活儿,“平时不碍事,一变天就疼,看来三点前是干不完了。”

今天立冬,南宁,雨。


风那么轻柔,若不是扬起的尘土。

日光那么好,正渐渐地失去温度。 

(南宁 火炬路) 

过完节,肚子不大舒服,便血。起初他以为是痔疮犯了,昨天上医院,查出肠子里长了几颗瘤子。

惊蛰刚过,江边的人一下子多了起来。就像树梢上的嫩叶,地里的油菜花,似乎一下子就冒出来了,让人猝不及防。

微腥的东风吹醒了两岸,天仍压着闷闷的霾,他爬上最高处,觉得腿软,便顺势蹲了下来。

(南宁 地洞口)

(广西马山 杨圩)

(广西 北海)

© 肉腾腾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