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条巷子向西走到尽头就是荒滩,路上人越来越少,房屋也越来越破旧。一栋贴了瓷砖的新楼和坐在楼前水泥台阶上的他,显得有些扎眼。

其实我也渴得冒烟,还是把手里刚买的一瓶水递给了他。他接过起来转身,推开门把水放在空荡荡的地板上,折回来重新坐下,朝我点点头,仍旧一言不发望着海的方向,像块礁石。

我有些错愕,却又不知如何问起。我们在台阶上闷声坐了很久,直到他递给我的烟烧到指头,直到太阳彻底坠入海平面。

杂货铺买水的当儿,我听到故事的概貌,那些零星的闲话像浑浊咸腥的海浪,退去,涌来,暮色正从海岸随着潮汐蔓延升腾,一点点淹没了那些散落在荒滩的礁石。


评论 ( 20 )
热度 ( 243 )

© 肉腾腾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