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收结束了,杂草仿佛在一夜之间又长了出来。田垄边上的洞里突然探出个鼠硕大的脑袋,他眉眼口鼻登时扭成一团,啊一声转身想逃,又一跟斗栽进草丛里。奶奶费了半天劲,才把他捞了起来。

日头熄了,该回家吃饭了。

再过一个月,就得离开奶奶到城里上学去了。

不管是哪件事,都够他哭上一阵子了。


评论 ( 9 )
热度 ( 253 )

© 肉腾腾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