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间屋子已经人去楼空,搬不走的几件破家具,一地狼藉。
我在某个抽屉里发现了一卷底片,地上散落的十来个空竹筒,手工精巧,我挑了两个稍匀称的,一并收好。
这间屋子在巷子最深处,窗户朝北,阳光就在咫尺之外。对面还住着两户人,他们正蹲在被砸了几个窟窿的院子里,商量着今晚怎么生火做饭。
旧瓦之上的几片新绿不识滋味,犹自争春。

评论 ( 3 )
热度 ( 167 )

© 肉腾腾 | Powered by LOFTER